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首页 > 钱币研究 > 查看正文

西海郡故城新发现新莽钱范

    西海郡故城俗称三角城,在青海湖东北侧、湟水南岸的金银滩上,距青海省海晏县城约1公里,是王莽设立的西海郡郡城所在。西汉末年,王莽以国舅身份逐步取得汉朝实权,“北化匈奴,东致海外,南怀黄支”,元始四年(公元4)又派中郎将平宪等,引诱卑禾羌献地称臣,置西海郡。西海郡故城内曾多次发现新莽钱范。19587,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志敏副研究员曾到这里实地考察,在城内采集到了西汉和新莽时期的五铢、货布、货泉、大泉五十等钱币和陶范。七十年代中期,有人在三角城遗址草地上偶得一使用过的新莽“大泉五十”陶范。“近年又在城内采集到‘五铢’钱范一件。”今年9月,友人江少华先生将其在西海郡故城采集的5块钱范和“小泉直一”至青海省文物考古所鉴赏与鉴定,虽钱范均保存状况较差,但资料较为珍贵,征得同意后,笔者对钱范和铜钱进行了测量和照相,现收录于次,以免资料湮没。

   “小泉直一”陶范 3件。均为夹细砂红陶质。其中2件为背范,分别残存有2个和3个残缺的钱模,钱模直径1.5、穿径0.4厘米。

发现时,钱模上保留有“小泉直一”铜钱1枚,锈蚀严重,钱文模糊不清,两端有铸造形成的毛刺。钱径1.5、穿径0.4、郭宽0.1、厚0.1厘米。

面范 1件。夹细砂红陶质,阴文,字迹模糊不清,仅可隐约看见钱模上的“小”与“泉”字。钱范残长10、宽12.5、厚6厘米,残存钱模12个。钱模直径1.5、穿径0.4厘米。

“大泉五十”母范 1件。夹砂红陶质,阳文母范。宽12.5、残长16、厚5、范缘宽1厘米。范面残存“大泉五十”阳文钱模12枚,钱模之间有浇铸通道模,宽约0.8厘米。钱模大多残缺不全,其中可辨者,钱文纤细,“大”字作燕翅形或窄肩形,“泉”字中间一竖断笔。“五”字上下两笔出头,中间两笔交股弯曲。钱模直径2.9、穿径0.9、郭宽0.15厘米。

“大泉五十”背范 1件。土黄色夹粗砂陶范,范面似涂一层棕黑色脱模剂。平面略呈长方形,残长30.5、宽23.5、厚6厘米。范面顶端中部有铸口,但下无铸槽,左方有圆形卯孔,孔径约3厘米。钱模残存45个,浇铸口左右各三排。钱模直径2.9、穿径0.9、郭宽0.15-0.2厘米

西海郡故城新发现的这5件钱范的时代当在始建国元年(公元9年)至天凤元年(公元14年)之间。“大泉五十”虽然从居摄二年(公元7年)就已经开始铸造,但是从始建国元年“遣谏大夫五十人,分铸钱于郡国”,郡国开始有独立的铸币权。“小泉直一” 始铸于王莽始建国元年,《汉书·王莽传》载:“乃更作小钱,径六分,重一铢,文曰‘小钱直一’。”天凤元年(公元14年)王莽第四次货币改制中,“小泉直一”与“大泉五十”均正式弃用:“罢大、小钱,改作货布、货泉二品并行。”

bet36检查 小泉直一”在青海省历年进行的考古发掘中从未发现,钱范在青海也属首次发现。“大泉五十”钱范虽然在西海郡故城内已有发现,但由于保存状况欠佳,详细资料至今未曾见到,形制、钱文特征等不详。此次发现的钱范虽然残缺,但形制基本清晰,字迹尚可辩识,为新莽钱币在青海的流通和铸造等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。

“大泉五十”是王莽钱币中寿命最长的钱币,从居摄二年(公元7年)第一次货币改革开始,至天凤元年(公元14年)第四次货币改革时才审时度势,约定期限废除此钱,“莽复申下金、银、龟、贝之货,颇增减其贾直,而罢大、小钱,改作货布、货泉二品并行。又以大钱行久,罢之恐民挟不止,乃令民且独行大钱;尽六年,毋得复挟大钱矣。”数量应该是王莽钱币中铸造数量最多的,其通行期,从文献记载来看,可能至东汉建武十六年以前。《后汉书·光武纪》于建武十六年书:“初,王莽乱后,货币杂用布、帛、金、粟。是岁,始行五铢钱。”《晋书·食货志》明言:“至光武中兴,除莽货泉。”《通典·食货志》言:“后汉光武除莽货泉。”陈直先生也持此种说法:“在建武十六年以前所用之货币,大宗当为货泉与大泉五十。”

不过,从青海地区汉晋墓葬考古发掘资料来看,“大泉五十”的通行,其时代下限至魏晋时期,只是所占比例一般不超过5%。青海地区汉晋墓葬中多有大泉五十出土,其中以新莽前后时期墓葬出土较多,鲜有五铢钱,这可能与王莽高压推行有关,“是时,百姓便安汉五铢钱,以莽钱大小两行难知,又数变改不信,皆私以五铢钱市买。讹言大钱当罢,莫肯挟。莽患之。复下书:‘诸挟五铢钱,言大钱当罢者,比非井田制,投四裔。’”东汉建武十六年(公元40年)至东汉晚期以前,官铸五铢钱成为流通领域唯一合法的货币,大泉五十正式退出了流通领域,但其并未完全绝迹,而是在墓葬中屡有发现,尽管所占比重较少,却值得我们深思:这些发现于墓葬中的大泉五十是流通货币还是作为特定的冥币?桓灵至魏晋时期币制混乱,大量古钱加入流通领域,而大泉五十的出土情况与之前无较大差异,这对研究此段时期内青海地区的社会发展、经济状况等问题增添了实物资料。

注释:

1、安志敏:《青海古代文化》,《考古》1959年第7期。

2、李峰、王麟:《青海海晏县出土的新莽钱范考析》,《中国钱币》1990年第2期。

3、国家文物局主编、青海省文化厅编制:《中国文物地图集·青海分册》,地图出版社,1996年版。

4 、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:《上孙家寨汉晋墓》,文物出版社1993年版。

5、奈良県橿原考古学研究所、靑海の文物考古学研究所:《シルクの道靑海考察》,日本奈良文化遗産研究院1999年。

6、南京师范大学文博系:《东亚古物》B卷,文物出版社,2007年版。

(本文刊于《中国钱币》20161